热点推荐:

非洲希望中国投资非洲制造业

作者:cdexh 来源:本站 浏览:117 发布时间:2019-4-15 8:05:59
导读:非洲国家希望发展制造业,带动就业和技术发展。中国对非投资以基础设施项目为主,这些项目让一些国家背上沉重的债务。

非洲希望中国投资非洲制造业

 非洲国家希望发展制造业,带动就业和技术发展。中国对非投资以基础设施项目为主,这些项目让一些国家背上沉重的债务。

  更新于2018年9月5日 06:00 英国《金融时报》 韩碧如 北京 , 戴维•皮林 伦敦报道

  非洲国家领导人本周齐聚北京,寻求从中国获得更多制造业投资。在此次峰会上,中非双方都将寻求使他们的关系摆脱有关债务和依赖问题的指控。

  每三年举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Forum on China Africa Cooperation),过去一直是深化中非关系的一项催化剂。10年前,中非关系的深化有赖于中国政府获取石油和铜等大宗商品,并以投资非洲国家基础设施为回报的努力。

  但是,一定程度上是迫于本国公民的压力,非洲各国政府正计划利用今年的会议,力争与中国达成为非洲带来就业机会、技能和技术的协议。

  马里最近再次当选的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的外交政策顾问卡米萨•卡马拉(Kamissa Camara)说:“我们希望建立战略关系。不仅仅是‘你给我们建一座桥,我们给你钱’。”

  在峰会召开之前,非洲外交官曾共同请求中国承诺提供新的贷款,以及——至关重要的是——对制造业进行投资,这可能有助于为正在成长起来的一代城市青年提供就业。

  到2050年人口将翻一番的非洲,目前是世界上人口最年轻、增速最快的地区。在2015年召开的上届中非合作论坛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捐赠和贷款。

  吸引到被中国劳动成本上涨挤出中国的低端制造业岗位,可能会弥补非洲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逆差——贸易逆差一直导致是双方产生摩擦的一个因素。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方面的纠纷,但非洲企业指责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大量摧毁非洲本土制造业。

  非洲与曾经的殖民强国之间存在爱恨交织的复杂关系,中国在非洲的活动使其在这个大洲拥有了影响力。与中国打交道可以让非洲国家在与欧洲、美国乃至印度或土耳其等其他发展中国家谈判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与中国的关系,使我们不平衡的对外关系重新取得了平衡,”卡马拉说,“我们希望,当其他人看到中国涉足马里时,他们也会有兴趣来投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大约13%的中国对非投资流向制造业。

  非洲已成为中国各项对外计划的试验场,从维和、债务谈判到打造消费品牌。中国政府也在主动结交那些没有大宗商品资源的国家,尤其是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国家,它有着类似中国的中央控制经济,谋求成为一个制造业中心。

  尽管中国对非投资有所增长,在2016年达到24亿美元,但与去年1700亿美元的贸易额相比,这一金额显得微不足道。

  随着中国企业从非洲进口更多大宗商品,中国在2009年成为非洲最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中国生产的制成品占到中国对非洲出口的80%以上。但随着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放缓,非洲对中国贸易逆差扩大。2016年,非洲对华贸易逆差跟非洲对世界其他所有地区的贸易逆差相等。

  中国官僚们抱怨称,非洲市场太小、太分散,不适合开展国家规划者喜欢的大型项目。他们抱怨非洲国家拒绝制定区域整体开发计划。

  “双方有共同利益;例如,中国的一些过剩产能正好能满足非洲的需要,”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研究员沈晓雷说,“由于缺乏中产阶级,非洲市大多数城市的市场都远未成熟,但市场潜力是非常大的。”

  中国国有企业很善于建设依靠债务融资的基础设施,但在制造业方面表现欠佳。“中非研究倡议”的数据显示,赞比亚和布拉柴维尔之所以出现贷款危机,主要原因就是这些企业的参与导致所在国债务水平不断升高。

  BaySource Global公司的戴维•亚历山大(David Alexander)说:“从某些方面看,所有这些对非洲来说都是好事。看上去新的岗位在涌现,基础设施明显改善。”位于佛罗里达的Baysource Global为企业提供离岸外包咨询。但他警告称,聚焦基础设施的融资协议的条款,可能意味着收入会归中方投资者所有。

  随着在中国制造产品变得越来越昂贵或越来越困难,许多外商投资的制造企业正从中国沿海地区转移到东南亚和孟加拉国。“中非研究倡议”主任德博拉•布劳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说,一些企业已把目光投向非洲,特别是皮革加工商和手套制造商。“也有这份空间供非洲(发展制造业)。”

  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刘心宁(Xinning Liu)和张祺(Archie Zhang)北京补充报道

  延伸阅读——为非洲选举提供物资支持的中国T恤生产商

  汤姆•汉考克(Tom Hancock)报道

  十几家商店的橱窗里展示着各种颜色的旗帜、海报、T恤衫和围巾,上面印有几十名非洲政治人士的名字和面孔,令人惊讶的是,这居然是在广州。

  这些面孔从刚果共和国和加纳的总统候选人、尼日利亚的参议员到肯尼亚的国会议员,不一而足。广州的童心路在全球经济中找到了一个利基市场:向那些谋求胜过对手的非洲候选人出口竞选宣传品。

  这幅展现民主的鲜活画面证明了非洲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这正是非洲领袖希望改变的状况。

  根据非洲可持续民主选举研究所(EISA)的数据,今年有24个非洲国家总共将举行至少30场地区或全国选举。选举的数量以及随之而来的对相关产品的需求,给销售非洲选举相关用品的中国工厂带来了红火的生意。

  为肯尼亚和刚果共和国的候选人供货的Xu Yang Advertising and Printing的Amy Zhang说:“通常一场选举会为我们带来数万件产品的订单。”

  “顾客们并不选择高端产品。一般的选举,我们卖的T恤衫一件不到12元人民币(合1.9美元),”她一边说,一边拿起了一条为2016年的一场选举制造的围巾,上面印有加蓬总统阿里•邦戈•翁丁巴(Ali Bongo Ondimba)的名字。

  这里还有尼日利亚前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等政治人物的宣传海报,表明这个行业已有超过10年的历史。

  童心路上的那些商店只负责销售,生产这些产品的工厂位于中国中部,那里的劳动力成本较为低廉。不过,鸿宇广告礼品的陈生说,即使如此,生产商的利润也很薄。他的桌上摆着一张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的肖像,还有一本刚果民主共和国政治人物帕特里克•穆亚亚(Patrick Muyaya)的宣传日历。

  中国的非洲选举用品业务并不局限于服饰。选举的一些基础用品也是有利可图的。广州的Smart Dragon Group向约10个国家出口投票箱、密封条、防擦除墨水和选举用笔。

  总部同样也设在广州的Chu Feng Advertising在3家工厂每月生产200万件产品,从T恤衫、帽子到手镯。根据该公司的文件,该公司60%的产品销往非洲。

  尽管这些中国商家表示,他们对所服务的政治人士所持观点一无所知,但Amy Zhang喜欢非洲的民主。“我希望能多举行一些选举。”她说,“选举越多,我们的订单就越多。”

声明:

1、任何注明“来源:上海格博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格博会展、MIE集团、迪拜MIE集团”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其版权均属上海格博会展服务有限公司所有,任何个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传播。已授权的个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上海格博会展”,否则,本司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上海格博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格博会展、MIE集团、迪拜MIE集团)”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该资料仅供读者参考,请自行甄别,判断真伪。